书阅屋 > 修真小说 > 天舆 > 第1章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

第1章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1 / 1)

“有道是,这大明悠悠三百载,一说君王死社稷,一说天子守国门……”说书先生拍起了惊堂木,喝得那稀稀落落三两个顽童也收起了嬉笑。

“有道是,那大明太祖朱重八立国当年在封神台前点起了一把焚业火,斩了那新庭寻和的神尊,堵住了朝堂官员那悠悠之口。”

“谁在说这五千年国度,顶不起那华夏众生的脊梁骨!我大明,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又道是,一场神战从人世打上九天,悠悠转转千年之久,苦了众生千年的光阴……这么多年咯,这新旧神庭之分呐……也该见个高下了!”

……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

昆仑山下,凌霄殿的众神兵将已经将这处古老的神庭围得水泄不通,四面楚歌声响,只待众神之帝一声令下,世间,便再无昆仑。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这凡世一千年的时间,尘埃纵使悠悠变换,两个神庭的战争也终究要迎来结局……

“这昆仑山,吾何时可剿?”凌霄殿前,那个中年男人的身姿挺拔得很直。

“天帝,除淮水大圣无支祁,天神陆吾,兵主太阿以外,旧神庭所有的高阶神祇已经捉拿归案。”凌霄殿前,那个老者的姿态伏的很低。

“自帝俊死于吾剑之下后,已是三年,这旧神庭龟缩至昆仑山青铜门后,也已经三年,若你再不交给吾一个满意的答案……这极东大帝之位,是尔亦可,非尔,也未尝不可。”中年男人转过了身去,凌霄殿天琼外,眼前是轮回变换,朝花夕拾,透过仙草上的露水,投在那青石阶上的倒影,竟是那新神庭赫赫有名的玉皇张百忍,此时的张百忍手中正捏着一方小剑,只待旧神庭最后的反抗土崩瓦解,便祭此帝器斩断旧神庭的天道因果,让自己所率领的新神庭正式上位。

“百忍百忍,母亲可是给我取了个好名字啊……为了这一天,我可忍了数十万年了。

世人皆传……我张百忍又名张友仁,乃是盗取了封神榜中姜子牙的业果方成了天帝,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何方天书能封得天帝之位?何方天书能夺天地之造化?

我张百忍修持每一劫乃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共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方证道完整,成帝玉皇,若放在凡间,这乃是两亿两千多万年的因果,纵使在天界,也修得了六十多万个年头,世间有何人配评价我?世间有何人,有资格审判我?

纵使发起神庭之战,苦了人世间千年之久,吾也从未皱过眉头……想来,这场令人厌倦的战争,终于要迎来尽头了……”

……

张百忍捏着掌心的肉,淡漠的眸子望着那看不见的云端,黑色的瞳孔投射着点点星光,似乎想要勘破虚无,得一丝明悟。

偶然间,他窥得那九天云端之上,点缀于银河之中的三十六颗星辰坠落了一颗,竟是向着那西昆仑的方向砸去。

“天陨苍石,昆仑大兴……”张百忍微眯着双眼,淡淡说道,随后却又是一愣,哈哈大笑:“哈哈哈,我道是这苍天无眼啊,我张百忍帝业已成,纵使天道临凡,也阻我不得!莫说是你一颗天星下界,纵使你这三十六方星辰齐落,这昆仑,我也必伐之!”

突然,玉皇的眼前一道雾影缓缓闪过,以张百忍的目力,自是察觉到了什么,便装作心烦意乱的神态朝着眼前的老者挥挥手:“下去吧,这昆仑之事,莫再耽搁了,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该做的已经做完了。”

“谨遵玉皇圣旨……”

老者刚刚关上金门,张百忍便封了凌霄殿与界外的五感传递之道。

“有事情,就快说吧,我可不想让人知道吾和你们这种阴沟里的老鼠还有联系。”

“我们可以派出三位天尊境界的强者帮助您尽快掌握整个华夏……”张百忍的身前,一道瘦小的身躯缓缓从他的的影子里升起。

“呵呵,三位天尊,不是吾目中无人,对你们这些偏安一隅,鼠目寸光的家伙来说,算是大出血了吧……说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

……

听着张百忍那毫无客气之意的言语,老者显得并未动怒,慢条斯理的说道:“三位天尊,换华夏东北地区的信仰之力……归我倭国高天原。”

老者话音未落,一股无上的伟力便握住了他的咽喉,一张古朴的金色巨手将他那伛偻而瘦小的身躯从黑暗之中提起,张百忍黑色的瞳孔中盛放着灰色的光彩,手上的天帝之力更甚,以老者半步天尊的修为竟是连灵魂都开始丝丝崩解!

……

“有本事……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张百忍淡漠的眼神闪过一丝暴戾:“贪我国土之辈,吾必灭尔神国,诛尔国神帝。今日我不杀你,非吾惧你小小倭国,而是吾乃华族神帝,不屑于做那偷鸡摸狗之事,回去告诉尔国神帝,让他亲自来给吾下神战书,你们没有资格让吾走一趟。吾之神谕,你可听清?”张百忍抓着老者的金色大手逐渐合拢,老者那半步神尊级的肉身在天帝的实力下如同纸一般脆弱,眨眼间,老者便爆得一地血雾,只剩下残破的灵魂仓皇遁出。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蛮夷贱王,我高天原愿意助你乃是你与你手下神庭之荣幸……”纵使肉体已经化作乌有,老者依旧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封号玉皇的天帝强者有多可怕,他只知道这在他们倭国人看来卑劣下贱的国度,居然有人胆敢伤他!

“荣幸?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莫说是你,纵使是你高天原神帝亲至……在吾看来也不过是一团大一点的垃圾罢了,吾本想放你一条生路,你既执意找死,便怪不了吾了。”张百忍看着那残破不堪的灵魂,手中那方小剑泛起寒光,乍闪而过,枯槁老者的灵魂在这一剑下宛如朽木一尊,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仅仅是在瞬息之间,灵魂便是烟消云散。

“高天原,好大的胆子,我泱泱华夏,岂是尔等丧家野狗也敢觊觎!”张百忍的身躯在虚无与现世的交汇里逐渐变得高大起来,与那遥远的东方小国遥遥相望。

“传吾之口谕,昆仑山上,投降我凌霄殿之人,一概不杀,若遇陆吾太阿二人,可劝降其二人之一者,赐蟠桃一颗,大还丹一枚,天神器一把……十日之内,吾要踏平昆仑山。”

……

“有道是,普天之下,皆我王土,率土之滨,皆我王臣……诸位看官,你们觉得,这张百忍,乃是个什么人物啊?”诸位客官听得起劲儿时,说书先生却是摇起了折扇,抛来了问题。

“这张百忍啊,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不去打那什劳子外国的高天原,竟先指着自己国家的人祸祸!呸!”一个磕着瓜子的妇女翘着二郎腿,鄙夷与不屑刻在了脸上。

“我倒是有不一样的见解,这张百忍啊,虽说是发起了内战,但对外部势力的态度亦是同样的强硬,不仅许那昆仑山之人投降便不杀,还施以优待,如此刚柔并济的手段,乃是一个豪杰。”一个带着高帽的年轻人如此评价到。

“诸位啊各有各的见解,可正如张百忍所说,对他而言,世间又有何人,有资格评价他呢……”

……

“太阿,昆仑山早已经名存实亡,你又何苦非要为了这所谓的尊严赔上自己的性命?”

两军阵前,太阿与曾经的好友托塔天王遥相对望,曾经好友却已成生死之敌,白发再相识,不由得感叹岁月弄人……

“李靖,你回去吧,看在当年一起同甘共苦的份上,我并不想伤你,可我告诉你,今天想进青铜门,你们就从我太阿的尸体上踏过去!”太阿握紧了手中的神枪,身后只剩那愿为帝俊赴死的最后几名死士,和凌霄殿对弈了这么久,昆仑山再无其他兵卒,仗打成这样,早已不是为了赢了……是为了尊严,死在张百忍手上那帝俊的尊严,和他们自己战斗了这么久,仅剩的尊严。

眼见劝降无望,李靖轻轻叹了口气,站回了阵中,不知他是在感叹一代兵神即将陨落,还是在感叹新的神庭即将统一。

……

“我尊重有骨气的人,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眼见这一幕,张百忍也不禁感慨,他从那九龙所拉的金色撵车上缓缓走下,每一步都踏在虚无之中。

“那便……多谢玉王……”太阿拱了拱手。

“直到最后,你还是不愿意承认我是那个皇者……呵呵,帝俊死在了我手上,他输了,可他教导出你这样的心腹,却是我输了……动手吧,让吾看看,帝俊手下的第一兵神,有多强……”

昆仑山下,那纵横捭阖的一剑,终将迎来他的结局……

旧日终灭,换也新天。

最新小说: 遮天:从荒古禁地开始签到 斗罗之唤神 诡道修仙 凡人终死 你管这个叫正经炼丹师 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 大盛通天录 万界轮回之旅 诡王朝 修仙我能预知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