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开局一间仙灵客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突飞猛进

第一百七十二章 突飞猛进(1 / 1)

“久闻榆林镇钟灵毓秀,能出两位这样的奇才,真乃我泰仁县之幸啊。”

武植道:“宁老爷客气了,宁公子才是不世出的旷世奇才,我等比之还差的远。”

“对了,说到道远。我就想起最近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突破到凝元五层这件事。”

武植忽然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这老小子六学学的不错啊,不知道下一句会不会来段‘文体两开花’,那乐子就大了。

“这都要得益于那位‘武前辈’的指点迷津。但道远一人之幸,不是幸事。若能让武院甚至全县子民得到老前辈的指点,才是真正天大的幸事。

只是因为下头人办事不利,得罪了这位德高望重的武林高人,导致他老人家心生不快仙踪难觅。所以我想请小哥将宁某人的愧疚和遗憾通传通传,不知武小哥意下如何?若老前辈能宽宏大量,饶恕冒犯之罪,宁某结草衔环,感激涕零。”

宁知年将感激二字说得很重,武植明白他的意思。

但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让‘武前辈’再出现的时候,于是问道:“宁知县,最早于武前辈有交集的,除我之外,还有好几位,宁知县为何就找上了我?”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宁知年找到了他这里,说明这人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还要多亏姚老师,不然宁某人哪里知道小小泰仁县竟然藏龙卧虎,有武小哥这么一位俊杰在此?”

果然是她!

武植心中一紧,看来消息还是走漏了出去。

宁知年一看武植的脸色阴晴不定,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淡淡一笑:“小哥不必紧张,我已吩咐姚老师,保守住秘密,不许向别人吐露你与武前辈有渊缘之事。”

宁知年笑得很开心,他以为拿捏到了武植的命脉。

没办法,现在只能信这只老狐狸了,不然将自己推上风尖浪口,而且还是有强敌窥视之下,不死也要脱层皮。

“既然如此,多谢宁知县了。您交代之事,我只能试着去办。毕竟他老人家仙踪飘渺,难以寻觅。”武植含含糊糊的答应下来。

宁知年哪里肯信他的鬼话,他几乎坐实了武植跟‘武前辈’有不浅的关系。

“宁某省的,小哥将事放在心上就行,成与不成,全看缘分吧。”

说的委婉,真要不成,这宁知年还不知道会搞出啥名堂。

跟这种混政坛的人说话真鸡儿累,武植想赶紧把他打发走。

正要说几句场面话,作为最后总结。

忽听得客栈上方,传来了极细微的扑哧声。

这是!蝙蝠!

经历过那场事故的武植当场反应过来,而比他反应更快的,还数更他坐在一起的宁知年。

但见他一直笑意盈盈的脸忽然变冷,一瞬间,便化作流光冲出了梧桐客栈。

好快的速度!

武植一惊,宁知年的速度快到武植看都看不清楚他是怎么出去的。

这要将两人放对,也就意味着,武植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便已经被杀。

两人也迅速跟了出去,就见宁知年站在客栈门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的脚下,正躺着两具尸体。

脖颈上身上四肢,全是刀伤,一眼就是被凝元期的人砍出来的。

宁知年将目光投向柯依依,再翻看了尸体,道:“是丹监司执事,沈培林的两个儿子,沈浪和沈稳。”

听宁知年这么一说,武植才发现,躺在地上的一个人正是上午才给他一个眼神吓傻的沈稳。

另一个人不认识,应该就是害得他两天没睡好觉的沈浪了。

好可怜,出场就是一个名字,最后演了具尸体就领盒饭了。

“是断岳斩的刀伤。”宁知年语气沉重的道。

来时,他把能调查到的资料都调查了一遍,自然知道柯依依修习断岳斩的事。

武植有传道术在身,眼光何等毒辣,只瞧了尸体一眼,便道:“不对,是劈星斩。”

宁知年一惊,他都没看出来,武植如何能分辨?

“武小哥是如何看出来的?”

“两种武学都是以震劲劈砍为主,刀伤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断岳斩重势,劈星斩重力,因此,断岳斩伤口边缘会略宽肌肉会稍微翻卷,而劈星斩刀伤略深骨骼会有轻微裂纹。”武植详详细细娓娓道来。

这些知识连柯依依都不知晓,武植却知之甚详。

宁知年又详细检查一番,惊叹道:“果然如小哥所说,是劈星斩。”

“这故意陷害之人一时半会找不到会使用断岳斩的人,所以找了个会劈星斩的人来模仿。对了,宁老爷,那蝙蝠妖呢?”

武植问道。

宁知年道:“我恐它回去报信,打成了飞灰。”

武植又是一惊,对这宁知年恐怖的实力再次重新评估。

他们前后脚出来,相距不超过两息,宁知年就在这两息之内,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散了蝙蝠妖。

“最近城内已传出多起蝙蝠妖害人事件,你们多加注意。”宁知年提醒道。

“是。”

“安抚卫办案,所有人原地不许动,否则格杀勿论!”

一队安抚卫倏地从房顶跳下,将三人团团围住,领头的正是之前在成外面遇见过的安抚卫总长荀千山。

荀千山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地上的两具尸体,嘴角浮出笑意,暗道这一趟果然没来错。

可当他们看清楚了被围在中间的是谁后,就跟被重锤锤入地里的一根根木头条,子般,傻愣愣的再不动了。

“宁……宁……老爷!”

宁知年冷哼道:“你还知道老爷!”

荀千山被宁知年的这一声冷哼差点吓尿,都说久走夜路必撞鬼,这尼,玛是撞上个鬼王啊。

“宁老爷,您……您老……怎么在这?”荀千山心中有一万句mmp想要讲。

宁知年脸黑得都快地滴出水来了:“本官到哪里,还需要到你安抚司登个记报个备吗?”

荀千山赶紧诚惶诚恐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的意思时……”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说说你怎么到的这里吧。”

荀千山来的蹊跷,让宁知年对他产生了怀疑。

荀千山哪敢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却是他还在抓紧审问袁大海,不想就收到有人来报,说收到群众举报,在梧桐客栈发现蝙蝠妖踪迹,以及死人。

他便马不停蹄的带人赶了过来,没想到闹了个大乌龙。

武植与柯依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庆幸。

幸好宁知年今晚上来了,不然他们就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断岳斩刀伤,受害者身份不低,还与她有约斗,白天又闹过矛盾,动机成立。武植估计如果不是宁知年出手,这蝙蝠妖有可能会留下些蛛丝马迹,暗指和柯依依有所关联。

那必然会令柯依依陷身囹圄,到时候铁证如山,判个斩首立决,拿她一条人命试探“武前辈”出不出手。

不可谓不毒。

但是,武植又生出疑问,就为这么一个老头儿,这背后之人为何会大费周章?

会不会是因为狂武者?还是因为神奇的手段?

而且即便怀疑,那直接真刀真枪来不就好了吗?搞这些花里胡哨的,难道说此人身份不宜曝光?

如果说身份敏感又有些积怨,武植不由把目光投向还在点头哈腰的荀千山。

“千山啊,如果我没记错,你手下有个蓝衣安抚卫会使劈星斩吧。”宁知年忽然问道。

荀千山一愣,不明白知县老爷为何会有此一问,道:“是的。劈星斩怎么了?”

“哼,你这刨根问底的职业病该改改了。”宁知年不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转移话题道:“袁大海审的怎么样了?”

荀千山用余光瞟向武植两人。

两人也很识趣,就打算回客栈。

而宁知年正愁没机会拉进距离,摆手道:“无妨,两位都不是外人。”

得,您老说不是外人就好。

荀千山便没有压低声音:“袁大海死活不招,差点自杀。现在我让人把嘴给他撑住,五花大绑绑成了螃蟹,这老小子也一个劲儿嚷嚷着要去死。”

宁知年道:“现在所有线索都不足,唯有从这袁大海这里下手。武小哥,柯小姐,可有兴趣去看看这得罪武前辈的罪魁祸首?”

武植听见自杀就想起自己的“摄心魔咒”,对此十分有兴趣,拉着柯依依道:“求之不得。而且我们家依依还算是你们安抚卫的编外人员呢。”

宁知年老脸乐开了花道:“那就是一家人了,走吧。千山,带路。”

“好好好,两位随我来。”

安抚司坐落于泰仁城的北方,占地面积很大,设专门的审讯看押等设施,还有一群业务能力十分专业的安抚卫随时对您进行抓捕服务。

武植和柯依依两人进来的时候,是顺着东面的侧面进来的,拿荀千山的话来说,这叫“东进西出”,不知道具体是啥子意思。

进了三道门,拐了六七个弯,终于来到了羁押袁大海的地方。

跟电视剧里演的那种,烛火摇曳,铁铐脚镣,皮鞭蜡烛?不同。

最新小说: 生桑之梦 奶爸的文艺人生 人在三国:开局杀敌爆奖励! 从古装悬疑剧开始 我真会算命 热血警察 我真没想重生啊 他的温柔 我的1979 盛京小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