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冲突(1 / 1)

石鹏见状马上搀扶秦淮茹,秦淮扶着石鹏的胳膊坐到院门口的门座上。

一股少女的体香若隐若现浮在鼻腔。

眼见脚踝部位红肿起来,秦淮茹疼得眼含泪花,只是不好意思哭出来。

“真好,系统送的华佗医术正好用上。”

“你脱了鞋,我给你看看按摩一下,我学过医,一会保证你不疼了”

秦淮茹没有办法,只能相信眼前这个热情,善良的青年小伙子。

脱下鞋和袜子只见扭到的地方已经都肿的发亮了,原本小巧,匀称,丰满的小脚没法看了。

石鹏用一双打手握住秦淮茹芊芊玉足,默运华佗医术。

秦淮茹只觉得脚踝处的疼痛奇迹般的慢慢减轻,感受到那双温热的大手,白皙的脸蛋又透出红晕,连耳朵都热了起来。

心里暗想“这个小伙真好,要是我的相亲的对象就好了。”

“那个同志你会医术?”

“嗯,我父母去世后,自己一个人没事就看看医书什么的”

有钱,这时代有文化的人很少。

贾张氏在家门口等着儿子的相亲对象许久没来。

贾张氏觉得乡下丫头就是不行,准是迷路了吧,在这大大的四九城找不到地方了。

虽然不愿意动,还是出去看看吧。儿子找媳妇要紧。

挪着有些肥胖的身材刚走出四合院就见石鹏在抓着一个姑娘的脚摸摸索索。

“石鹏啊,听说我儿子要相亲也想媳妇了?我可告诉你,耍流氓是要吃枪子的”

“贾老太婆你哪眼看我耍流氓了?我是给这位姑娘治疗脚伤呢。”

“大娘,你别误会这位同志,我是来相亲的,找不到地方,这位同志领我到这,我不小心扭了脚,人家好心给我按摩治疗呢。”

“什么?你是来相亲的?你叫什么?”

“大娘我叫秦淮茹,媒人说是和住九十五号的贾东旭相亲”

贾张氏“嗷”一声:“该死的石鹏,你放开我儿媳妇,你个臭不要脸的,光天化日对我儿媳妇动手动脚的,你个流氓”

“贾老太婆我这是助人为乐做好事,人家秦同志刚才也说了,你不要瞎说败坏我名声”

秦淮茹没想到大院里出来的竟是相亲对象的妈,原来还对刚才眼前小伙说的半信半疑,见贾张氏不问青红皂白的怒骂顿时心里就信了八九分,原来他妈这样。

石鹏治疗完放开手说:“好了,你试着走下,只要不剧烈运动一下午就没事了”

秦淮茹穿好鞋试着走了两步惊喜道:“真不疼了,谢谢你,帮我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哦,我叫石鹏,和她们老贾家住一个大院,有事需要帮忙可以到前院找我”

“谢谢你石同志”

一边的贾张氏见二人说说笑笑,肺都要气炸了,这挺大个丫头也不知羞耻。我的赶快把儿子叫回来,别等中午了。

“秦淮茹是吧,你是和我儿子相亲,我儿子在钢厂上班呢,先和我回屋等一会,我去叫他请假回家,少和有娘生没娘养的说话,不是啥好人。”

后院的许大茂看着进院的秦淮茹,眼里有惊艳,有嫉妒,渴望还有几分淫邪。

石鹏看着贾张氏贾老太婆领着秦淮茹进了大院微微一笑,种子种下了,再看到贾赖子那尖嘴猴腮的样,秦淮茹要是还能看中那就真是见了鬼了。

美好的一天,没想到休班的一天不但觉醒了系统金手指得到不少好处还能截胡原著的白莲,绿茶秦淮茹。

美滋滋的回到家研究系统和系统空间里的那颗“伐经洗髓丹”。

圆圆的一颗白色丹丸,看不出名堂,既然是系统所出,必是精品。一仰头吞下。

静静的等了一会全身发热,肚子里叽里咕噜难受不已,着急的跑向公厕途中遇到了同样气喘吁吁跑回的贾东旭。

贾东旭上着班呢,听见贾张氏找人传话说相亲对象到了,让他赶紧回家。

和师傅一大爷易中海说了一声又和车间主任请了假,着急麻慌的跑了回来。

石鹏回头看见贾东旭,晚啦,哥们,白菜不一定是你的了。

秦淮茹坐在贾家大量着家里,只见除了几件老家具,也没什么三转一响其中一件,并不像媒人说的城里人家境殷实的样。有些心不在焉的和贾张氏闲聊着。

正想着呢,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个不高,瘦的像挂不住衣服,尖嘴猴腮的男人。

“妈,我回来了。”

“淮茹啊,这就是我儿子贾东旭,钢厂三级工,一个月挣三十五呢,你们先说说话,东旭啊,你擦擦汗”

秦淮茹自见到贾东旭就心里凉了大半,脑子里出现了刚才领路治脚的那个高大而英俊的身影。想到这害羞的低下头怕让贾家看出来。

贾东旭开门见到秦淮茹,哈喇子都要下来了,万人大厂里也没见过这么标致漂亮的女人啊,这身段,这俊俏模样,没得挑啊。

贾张氏以为秦淮茹见自己在不好意思,挪出屋子给儿子留二人独处空间。

贾东旭见老妈出去了,按耐不住往秦淮茹什么凑合,一边吹嘘自己在厂里的份量,一边给秦淮茹画大饼,定亲给买啥,结婚给买啥。

秦淮茹是土不是傻,对贾东旭的话越发不相信,想起石鹏的话对贾家娘俩更不满意了。

贾东旭身边有个美女心里痒痒的不行,说了半天更是浴火上撞,见秦淮茹不说话以为默认了,就想动手动脚,全然已经把秦淮茹当做自己媳妇。

越发烦躁的秦淮茹见贾东旭的手搭到自己腰上,“噌”的站起来,回手给贾东旭一嘴巴子。

“你干什么?流氓,”

贾东旭捂着脸气的脸色铁青。

“你是我对象,我摸摸怎么了?别不知好歹”

“刚相亲,我还没说同意,再说就你这模样,我也看不上”

贾东旭紧追着出来,骂道:“臭#子,还敢打我,”说完也扬手向秦淮茹脸上打去。

公厕解决完“洗经伐髓”的副作用刚好回到前院的石鹏,老远看见贾东旭打向秦淮茹,顺手摸出空间里系统送的银针甩手一丢,正扎在贾东旭手和胳膊上的经脉穴道。贾东旭的胳膊马上就酸软疼痛,垂了下来。

秦淮茹以为肯定要挨打了,没想到心上人像盖世英雄,犹如踏着七彩祥云救了她。放下心来,满怀委屈跑到石鹏面前趴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贾张氏见儿子的手不能动了,又见秦淮茹趴在石鹏怀里气的直哆嗦。裂开大嘴就嚎

“大家快来看看啊,看这个臭不要脸的王八蛋抢媳妇了,”想到在院门口看见的又喊道

“我看就是一对奸夫淫妇,刚才就在院外拉拉扯扯,摸摸索索,这是有了野男人看不上我家东旭了,秦淮茹你个不要脸的骚货,你一个乡下土丫头要能嫁给我家东旭那是你福分,你这还没等进门呢就勾勾搭搭,你就是个胡同里娼妇”

贾张氏体壮气足一顿喊把正下班时间的邻居都吸引了过来。

最新小说: 夫君是条龙 重生之小玩家 通灵出马仙 玥迢迢 史上最坑选项系统 王爷万福金安 火影之缔造鸣天 一凡有条龙 一切从棋魂开始 全球宝藏:我的眼睛变异了